疫情之下翻紅的生鮮電商 為什么依然不是一門好生意?

(網經社訊)新冠肺炎爆發后,生鮮電商成為了維持“宅人”們日常生活的重要幫手,這會是過去多年一直處于尷尬地位的生鮮電商創業公司翻身的最好機會嗎?2005年,易果網上線,成為B2C類生鮮電商在國內的最早嘗試者;2008年,擁有自建農場的沱沱工社出現在消費者視野中。在外界眼中生鮮電商成為了電商品類里最后一個藍海,大量資本涌入這個比其他電商品類都更要燒錢的領域,試圖燒出個未來。2012年后,在資本的強勢助推下,這個行業進入了螺旋上升通道,最多時國內獨立生鮮電商平臺超過4000家。但隨著時間逐步推移,垂直品類電商弊端漸顯,生鮮電商更是舉步維艱。和其他品類相比,生鮮電商運營成本高昂,需要全程實現冷鏈。而另一方面,國內大部分生鮮品類并未工業化生產,一位生鮮電商從業者曾對《深網》如此表示,“非標品的商品等于平臺替消費者預先做了選擇,無論如何消費者都很難滿意!痹浀拿餍瞧放苽儾坏貌灰蕾嚲揞^輸血或開拓其他高毛利品類求生,而生鮮電商本身看起來卻遇到了瓶頸。根據中商產業研究院在2月3日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生鮮電商行業市場交易規模約為3225億元,但增速明顯下滑并呈逐年下滑態勢。生鮮電商們期待著另一個螺旋上升通道,因為疫情大量涌來的用戶看起來是一個行業利好。貌似合理的說法是,當用戶多次購買后就會自然產生購買習慣。要提醒生鮮電商平臺注意的是,當年并非是因為非典讓中國電商真正爆發:非典時(2003年),阿里巴巴仍將主要精力放在B2B業務上,淘寶網成立于非典末期(支付寶第一筆交易發生于2003年10月);京東商城更是直到2004年才正式成立(非典期間劉強東在網上賣貨但并不是電商模式,更類似于社區電商雛形)。非典時,國內唯一真正成熟的電商模式是已經被當當跑通的圖書模式(標品、配送成本低)以及被海外巨頭eBay投資(后收購)的易趣網。以上四家電商平臺今日的不同境遇,足以說明非典和中國電商崛起并無直接關聯。而此次疫情結束后,生鮮電商面臨的問題依然是,如何在特定的時間和特定的區域將特定的商品賣給特定的人群,同時還是要面臨高配送成本、高損耗帶來的高風險。要知道,中國最好的冷鏈運輸公司叫做順豐,但還有人記得他們旗下的生鮮電商平臺順豐優選嗎?亦喜亦憂隨著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各地陸續爆發,大部分中國人開始在家自我隔離,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有數據顯示,在返工大潮到來前,有超過六成國人幾乎每天都呆在家中,僅有超過三成的人偶爾外出。這些被疫情堵在家里的人群,通
分享到: 微信 更多